东方不萌east

这是个梦吗?

  (ooc预警)
  我曾经无可奈何的喜欢过他。
  一个人为什么会有喜欢这个情感?我沉浸在他的每一个动作,夕阳下脸上的红晕,和远处遥望我的眼神。我的心在唤着,无论身在何处,它都在唤着那个人的名字——神圣罗马。这是多么奇怪的事!
  然后,他告别了我,去了战场,最后,他死了。怎么回事?我不知道。只记得那天,我拿着地板刷追上了他,与他做了“恋人才会做”的事,告了别。我清楚的记得他的眼神,那晃过的神情,我也流露出来了。
我记得他们把他钉入棺材的锤子声。他下葬时我选择了逃避,回来时只剩下了枯萎的雏菊,和惨白的石碑。
  昨天,我回到了小时我们共同住过的地方。我又看见了我们的房间——我们的床,我们的家具,我们的画具。一个人死后每一个物品都遗留着他的生命。我重新被离别的悲痛击倒了。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,这些墙,曾围绕过她,在时光的裂缝中残留着他的气息。我开始逃跑,我走到门那,看到了那扇门,他曾经也在那儿远远的看着我呢。
  我在门前暂时停留了一下,噢!这些回忆。悲伤的门,可怕的门,让我忍受这种折磨。忘掉心里曾经的一切,忘掉心里想到的一切,忘掉心里反省过的一切。这样的人是幸福的,可我却如此痛苦。
  我不知不觉的走了出去,走到了墓地,自己并没有想这么做。我找到了他简朴的墓碑,惨白的大理石十字架上镌刻着这样几个字:
他心中从未有过爱,为战争而生,为战争而死。
  他就在那下面消失了,多么可怕,我抽泣着,头抵在地上,我停留了很长时间,很长时间。
  我看到天色渐渐暗了,这时,一个疯狂的愿望,抓住了我。我想在他的墓前留恋哀悼,以此来度过这个孤独的夜晚。但是我会被看见,我很狡猾,我站起身来,开始在这座死人之城中四处漫游。我走着,走着。这个城市比起另一个来是多么渺小。另一个城市是我们居住的。然而,死者比起活着的人来多了无数。
死去的那些人,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。土地把他们接回去了,忘川河水把他们给淹没了。
  我孤身一人,完全是孤身一人。于是我卷伏在一株绿树下,在他茂密而阴森的枝干中将我自个儿整个藏了起来。
天色相当暗的时候,我离开了我的庇护所,开始轻柔的走着,慢慢地,无声地走着,穿过那满是死者的地方,我四处走了很长时间的路,但是却再也找不到他的坟墓。我继续走着,我想一个盲人在摸索着路。我触到了石头,十字架,铁栏杆,金属花圈和凋谢了的花圈。我用手指摸着字母,分辨着墓主的名字。只是怎样的一个夜晚,我再也找不到他。
  没有月亮。我的四周除了坟墓什么都没有。我坐在一块大理石上,我听到了除了我的心跳外其他的声音。一种乱哄哄,难以名状的声音。
突然,我坐着的那块大理石板似乎在动。它肯定在动,好像被举了起来。我跳了起来,站在隔壁的坟墓上。接着死者出现了,那是一具裸体的骨架,用它弯曲的背脊把石头往后推。我相当清楚的看见了他,尽管夜是如此的黑暗。在十字架上,我看到了这样的字句。
  David在此安息,他八十九岁去世。他的家庭幸福,他爱他的家人,为人诚实而善良,上帝仁慈的将他召回。
  那个死人读刻着墓石上的字句。然后,他从小道上捡起一块石头,一块小小的,尖角的石头,开始仔细刮擦着那些字母,把它慢慢抹去,然后,他用两只空洞洞的眼眶,看着曾刻有那些字句的地方。接着,他用曾经是食指的骨头尖,用发光的字母写着,就像男孩子们用摩擦火柴的尖头上墙上的那些字行:
  David在此长眠,他八十九岁去世。他的家庭很幸福很完美。可他一直都等待着自己最爱的蓝花,直到死亡后,才见到了那花。送花人的生世也一直困扰着他。
  写完之后,那死人一动不动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,我转身回看,所有的坟墓都打开了,所有的死人都出来了,所有的人都擦掉了他们的亲戚刻在墓石上的字句,代之真是情况。
我看见所有的人都曾有过——分离,羁绊,欺诈,困扰。这些幸福的好祖父,忠实的妻子,孝顺的儿子,这些完美无瑕的女人和男人。在他们永恒安息之所的门槛上,所有人同时写下了真实情况,可怕而神圣的事实。
  我想必他定会在坟墓上写些什么,便穿过无数死人的住所寻找着,我认出他来了,他被裹尸布盖着脸,我不需要通过容颜来认出他,那里有他的气息。我抬头望向十字架,之前我看到的是:
  他心中从未有过爱,为战争而生,为战争而死。
  而现在我看到的是:
  他为战争而死,死前一直痴情地牵挂着一个绿衣女孩,他享受着和她的一切。
  第二天我被守墓人发现,不省人事的躺在雏菊与十字架之间。

还想画个露西亚٩(๑òωó๑)۶

为林林疯狂打call
想买小说了……🌚可惜钱都被白光掉了)
他真可爱……可惜我手残

随手画了个子露…这里是新手还请多多关照(๑•́ ₃ •̀๑)